笔趣阁 > 唯我主宰 > 第2161章

第2161章

?热门推荐:
365bet主页????当然我想你或许会选择第一种,因为你的战力指数很高吗?而且在这片法大陆上你的实力都可以称王称霸了,当然还有你背后的实力,都绝对属于那种绝对的战力,我想你肯定会选择最直接的第一种玩暴力战,当然具体你想如何去做那得你来拿主意,我是不会给你做主的,至少你也可以做得到的,我想我也喜欢刺激,我当然会这么去做的,只要你能够顶得住最强战力的攻击,到时候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也乐得去瞧瞧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能够跟大陆上传说中那已经数千年的神秘的轮回府和高高在上不可高攀的圣地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对抗,那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火花,究竟会达到一种什么样的水准,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能够了解到的,也不是我们谁都能够可以欣赏到的,这些绝对属于一场盛宴,我很期待,所以我极度的希望你选择第一种,但是第二种却是最直接的办法,要是我来主导的话,我肯定会选择第二种,但是现在是你来主导,所以主意还是由你来拿,我就不参合进去了,你说呢?我再期待你的答案,你现在还等什么,还不赶快去选择。”墨冰霜盯着南柯睿叽叽咕咕一阵,就像是在故意挑拨南柯睿的选择,她更像是在看南柯睿的笑话,她颠三倒四的说了这么多,就算是墨冰霜恐怕都要被她自己给绕晕了,更何况是其他的人,所以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南柯睿也是很头疼,很是无语,他实在也搞不清楚究竟会是一个怎么回事儿,究竟会达到一个怎样的境界和地步,那墨冰霜究竟是怀着一个怎么样的心思,她究竟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这绝对不是南柯睿能够猜测到的,这简直是难住了南柯睿,其实南柯睿自从跟墨冰霜的关系融合下来后,南柯睿还是比较在意墨冰霜的意见的,他还真担心墨冰霜会因为南柯睿的想法而彻底的失去了主动权,他需要顾及到一些墨冰霜的想法,也需要顾及到一些墨冰霜的心思,毕竟是女人吗?有的时候还是需要哄着他们一些,省的到时候真的出现了问题,不过南柯睿确实很难选择,究竟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南柯睿想要去做的,想玩阴谋他有正在星雷岛空间里闲的难受的涵涵,还有墨冰霜予以配合,再加上裘罗和万贯、狗屠的暗地里的支持,绝对可以做到任何的事情,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当然南柯睿其实最想的玩暴力,直接痛快而且还不需要费太多的力气,其实相比他现在的战力绝对不比担心那些所谓的事情,现在南柯睿已经达到了那种境界,他确实有那种姿态敢说那种话,可是南柯睿之所以还在犹豫的,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不像提前过早的暴露了自身的战力,继而引起那轮回府的真正的幕后高手或者是那来自圣地的那两个伪君子真神境的高手,要是被他们提前发觉的话,那相信南柯睿以后的日子绝对是不好过的额,这点南柯睿深以为然,所以他绝对不会是想让这种事情发生的,绝对的绝对,南柯睿相信乃至坚信,要是一旦将自己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的话,那么相信他们宁可联手将自己除掉,也不会任由自己成长起来,因为在他们看来,南柯睿对他们的威胁绝对是致命的,也是最恐怖的,因为南柯睿实在是太年轻了,实在是前途不可限量,要是一味的让他成长起来,那么很有可能会让他们真的或者是彻底的栽倒南柯睿手里,就算是南柯睿没有那种,没有那种想法,但是他们也不敢打那种包票,因为那种包票的赌注实在是太大,要是一旦赌输了,那么整个大陆的统治权将彻底的移交到南柯睿手中,他们所谓的圣地也将彻底的被除名,甚至是被打入凡俗界,再也不复那种高高在上,一副号令天下唯舞独尊的派头,那时候他们将会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同化,那么事情将会彻彻底底的被打入谷底,将会彻彻底底的消散在世俗界,那么他们将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或者那种的问题的。

????他们不敢赌,那么南柯睿同样不敢赌,所以就算是圣地或者轮回府那三个大佬有五成的希望会动手,他也绝对不会去动手的,因为那种情况实在是太少,甚至是少的可怜的可怜,就算是他有九成九成的把握对方不会动手,也不会对他怎么着,那么一样是同一个问题,他绝对会出现同样的问题,绝对会出现那种恐怖的事情,所以他不敢赌,所以他宁可被这种情况给遏制着,他也不会去主动的将自己暴露出来等待他们的追杀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事情,这些都不是南柯睿所想要做到的,所以事情既然是到了这种地步,那么南柯睿相信,他宁可去默默的等待,就算是最后真真正正的遇到了什么大的问题或者情况的话,他是可以选择跟对方玩一下暴力,但是绝对是在暗地里玩的,绝对不会出现明目张胆的去做的,这一点是绝对的,是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南柯睿在这一点上是深信不疑的,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南柯睿在这点上确实是很理智的,确实是不会做一些什么其他的事情的。

????南柯睿其实一直在思考,究竟是靠阴谋还是靠正大光明的真枪实弹的打,无论哪一样其实都不是南柯睿能够真真切切能够做得到的,不过事情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对南柯睿来说最想要做的就是先玩阴的再来一些暴力的,当然玩暴力的要需要玩的阴谋出来,这才是南柯睿最需要做的。

????“其实非要问我的话,我肯定是觉得还是来阴谋的好,其实我当然是喜欢暴力了,直截了当的将他们给解决了就行了,那需要那么多的麻烦,可是现在并非是这么回事儿,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一些暗地里的麻烦也绝对是不少的额,你难道不觉得堂堂轮回府和圣地存在了数千年,要是没有个什么的杀手锏的高手坐镇,他们哪敢如此的嚣张,尤其是圣地位居大陆上最顶端的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如何会不相信事情是你这样子的,但是一些事情并非是想做就能够做的了的,他们绝对是不会放任我们去做的,也绝对不会任由我们这么去做的,其实这些东西都需要一件事来主导,都需要一件事来看待这个问题,就是在不暴露我们的身份或者是细节性的东西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做的更好,去做的更加的完美,这才是我们最需要的,才是我们最最想要做到的事情,当然前提是那所谓的轮回府或者是圣地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不会发现我们,那样我们就会使安全的,也不至于被他们联手攻击,到手后我们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就算是我现在的战力已经有先天神通境最高境界,但是这就算是差一毫就要突破先天神通境,但也是没有通过而已,其实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了,尤其是一些事情,就算是我们想要去做,那也是不可能做得到的,那些轮回府的势力和那些圣地的势力,虽然表情上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好可怕的,只要给我们时间,我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将它们给灭掉,甚至是连根拔起,一点渣都不再剩的,可是现在情况毕竟不是这样子的,毕竟不是能够说能做什么就能够做什么的,很多事情已经都超出了我们的掌控范围之外,也是我们所万万无法做得到的事情,有的时候我无法确定事情的真假,但是我可以判断这种事情的风险,作为我们来说,我不敢过于的冒险,要是那样的话对我的计划将会是全盘打乱,甚至是彻底的轮为一盘散棋,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我这样天才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他们也绝对不会任由我发展起来的,这点绝对是深信不疑的,所以我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首要注意的就是那所谓的外力势力的攻击和忌惮,一旦如此他们绝对不会任由其成长起来的,他们肯定会想法设法的将其在成长阶段彻底的杀死在摇篮中,彻彻底底的奴役天下,彻彻底底的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可以从那些我们所要忌惮的势力中一步步成长起来,反过头来能一口咬死对方的实力,这点还是我们所能够做得到的。只要如此我们才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才能够真正的达到我们所需要的目的,才能够真正的成为一个绝对的枭雄,真正的成为一个能够主宰天下,绝对一些未来的主宰者和是这片大陆的真正的霸主,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前提是自己能够真正的将轮回府和圣地给彻底的瓦解,给彻底的颠覆,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去做到这些的,可是前提是我们如何才能去做这些,如何才能去做好,这样才是我们所要做的关键因素,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我们细细的谋划,而且前提还是在逐步的进步,直到达到我们能够达到的境界和实力,这样才能真真正正的有绝对的实力,才是我们所要做的,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潜力发挥,你说呢?”南柯睿同样是叽叽咕咕说了一大顿,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告诉墨冰霜自己现在所忌惮的和所想要改变的事情,这些都是南柯睿所一心想要改变的,才是她最想做到的,这些都是南柯睿所能够真真正正的能够做到真切的事情,南柯睿正是有这些担心和那一丝嘀咕才会做到如此的,才会真真正正做到无敌或者是一些彻彻底底的沦为一种彻底的失败。

????“你说的是对的,我也赞成你的看法,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咱们是不是需要分工一下,总不至于什么事情都由你一个人来做主吧?这样对你来说是爽了,是帅气了,但是对我来说实在是不够的,我跟你一起来这里,虽然是为了治病,但是更多的还是想跟你一起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当然还想能够去主导者做一些事情,而非被动的去执行,被动的去接受,这些都是我所不想看到的,也不是我想得到,这些对我对你来说其实都是有着很好的帮助的,我承认你实力比我强,一些见解和见识也比我强,但是我相信我也有比你强的地方,至少是这些地方绝对是的,我这点可以肯定的,也是绝对可以肯定的,我绝对不希望这种事情能够做的到什么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就要争辩两句,你可以答应我这个请求吗?”墨冰霜语气很是坚定的说道,她好似是在质疑,更好似是在想一些事情,因为她可不想让自己的价值得以被浪费,她想着要更多的发挥自己的价值,她发现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她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她可以做的更好做的更加的具体,这些才是我们所要做的,才是我们所要达到的最佳的目的。

????“我赞同你的想法,那么你现在可以继续说一下你想参与那些方面的事情或者是你想主导那些方面的事情,我承认我很多的方面是绝对的不如你的,所以你可以将自己最佳的手段给呈现出来,给彻底的做出来,这才是南柯睿最想看到的,也是南柯睿所最想得到的,其实很多的事情都是我们所能够看到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万能的,只有我们各自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我们才能将价值或者是利益做到最大化或者是最利益化,这才是我们所想要做的,也才是我们所需要最想得到的,你说呢?”南柯睿点点头表示赞同墨冰霜的意思,也对墨冰霜的想法很是认同的,墨冰霜能够提出这个问题,其实在南柯睿来说并不只是表面上看到那点问题,其实南柯睿看到的更多的是那种可以达到却无法达到的事情,其实南柯睿最想做的就是可以深力度的将他们的事情给提取出来,给挖掘出来,而现在看来南柯睿做到了,当然其实南柯睿的功劳并不大,她还没有去真正的去做去深挖,这件事就已经在做了,那么就说明墨冰霜的积极性已被深层次的挖掘出来,而且她那种闭塞的性格也彻底的从潜藏的位置被调动起来,从而真真正正体现出她最大化的价值,这才是南柯睿最想看到的,他其实在之前还一直犹豫这种事情,可以现在看来墨冰霜已经做到了,而南柯睿还没有开始行动,这点足以让南柯睿很是无语,他实在是没有猜到墨冰霜竟然会成长的转变的如此之快。

????。